當前位置:欣彤小說 > 都市 > 總裁全城追捕前妻 > 第7章 孤兒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總裁全城追捕前妻 第7章 孤兒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

大家聽了成玉的話,仔細想想好像也是呢。

現在才十點,說好的十一點才結束遊戲。

顯然,洛逸爵放他們一馬了。

“呐,爵真的會娶唐有魚麼?”陸清野往地上一躺,抬起胳膊放在額頭上,望著天花板問。

“不娶怎樣?沈念佳可是在老爺子手上啊。”白虎道。

“就怕沈念佳醒來了,知道爵娶了唐有魚會發瘋哦。”陸清野笑道。

“這有什麼的?結了又不代表不能離。”白虎聳聳肩道。

“……”陸清野眯著眼睛,白虎還真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啊。

洛逸爵一旦和唐有魚結婚,想離?

除非洛老爺子雙眼一閉、兩腿一蹬,撒手人寰。

……

醫院。

唐有魚在房間守了不知多久,終於是把父親等醒了。

看見慢慢睜開雙眼的父親,她無比激動喊著他:“爸爸,爸爸,您終於醒了……”

臉色蒼白的唐國華看到唐有魚,蠕了下嘴,話冇說就先伸出了手。

“爸爸我在,您要說什麼?”唐有魚抓住唐國華的手問。

“有魚,爸爸對不起你。”唐國華虛弱地道,手緊抓著唐有魚的手。

唐有魚擰擰眉問:“爸爸,您這句話什麼意思呀?您怎麼對不起我了?”

唐國華這句對不起,說得也有點太莫名其妙了吧?

“爸爸答應了洛老爺子,讓你和洛逸爵結婚,作為洛家幫助唐家渡過難關的條件。”唐國華喉嚨乾巴巴地道,眼鏡片下的那雙眼睛充滿了抱歉。

白天,洛老爺子前來拜訪他,跟他說了可以幫助唐家的事。

“是嗎?”唐有魚很平靜,就好像她知道這件事一樣。

果然和她想的一樣嗎?

唐國華會有錢進手術室,完全是因為洛爺爺的幫助。

“有魚,爸爸這麼自私,隻顧著自己和公司,你不會怪爸爸吧?”唐國華問出自己最擔心的事。

他會答應洛爺爺幫助唐家的條件,其實也不是完全為了自己,有一半是為了唐有魚。

她懷了洛逸爵的孩子,為了她的未來,嫁給其是最好的選擇!

哪怕洛逸爵不喜歡她,討厭她,那也沒關係。

相信隻要她肚子裡的孩子落地了,洛逸爵會慢慢喜歡她,接納她的。

本來,據他的調查瞭解,她就是洛逸爵最愛的那個安安。

“爸爸,我怎麼會怪您呢?我愛您還來不及呢。”唐有魚搖搖頭,抱住唐國華,趴在他的胸膛上,露出安心的笑,憋了許久的淚也光顧了。

她能嫁給洛逸爵,那是多大的幸福啊。

隻是,她感覺好傷心。

如果,他知道她是真的安安,就好了。

說來也奇怪,之前唐國華怎麼都不希望她去騷擾他,破壞他和沈念佳的感情的來著,為什麼如今會答應洛爺爺提出的條件?

是因為她懷上了他的孩子嗎?

“……”唐國華沉默著,眼裡全是愧疚的淚。

唐有魚這個孩子很懂事,懂事得讓人心疼。

當年要不是他創業失敗,欠了一屁股債,怕追債的人傷害她,他也不會把她送進孤兒院。

用了好些年,終於把債還清了,公司創辦好、經營好了,有把握讓她過上幸福的生活了,這纔去孤兒院把她接回來。

……

翌日。

洛爺爺來醫院看望唐國華了,帶了束康乃馨。

唐有魚在醫院照顧唐國華,一夜都未離去。

見洛爺爺來了,她從陪護椅上起身,欲言又止好半天才道:“爺爺,謝謝您。”

“比起這個,有魚你還是快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洛爺爺打進來病房看到唐有魚那重重的黑眼圈,眉就一直冇展過。

她還懷著孩子呢,怎麼能熬夜不睡覺?

“爺爺我冇事,一點也不困。”唐有魚搖搖頭老有精神地露出皓齒了,她現在是無比開心的狀態。

洛爺爺還冇開口,唐國華就道:“有魚,你回家好好休息吧。”

“可是爸爸,我走了誰照顧您呀?”唐有魚撇了下嘴道,眼神明亮。

就算唐國華有人照顧,她也不想回家,就想守在他身邊。

“爸爸又不是癱瘓了,自己還照顧不了自己了?”唐國華道,想讓唐有魚放心回家歇著。

唐有魚蠕動唇瓣,還想借彆的理由留在醫院的,便聽洛爺爺道:“有魚,我給你爸爸安排的幾個護工馬上到,你就回去吧!”

“那好吧。”唐有魚看見唐國華點頭,她也就隻好回家了,收拾了下就走了。

洛爺爺在唐有魚走後,往陪護椅一坐,關心地問唐國華:“身體還好吧?”

“嗯,謝謝關心。”唐國華笑笑地點頭道。

“那就好……”洛爺爺露出放心的笑道,“孩子們明天的婚禮,你身體冇養好可以不用出席。”

唐國華卻搖頭拒絕道:“不,無論如何,我都要出席。”

他的寶貝女兒嫁人了,他這個做父親的,怎麼能不出席?

看著她步入婚禮的殿堂,是他唯一的願望啊。

“悉聽尊便。”洛爺爺也隨唐國華去了。

……

孤兒院。

徒步回家的唐有魚路過此地,毅然停了下來,丹鳳眼眨都不眨一下地看著裡麵,最後走了進去。

這裡,是她曾經生活了整整五年的地方。

而現在,空無一人。

院長媽媽因病去世後,這家孤兒院無人肯接手,便解散了,所有的孤兒都去了彆的孤兒院。

但是,這座孤兒院很奇怪的,居然冇有被拆,明明房子很舊,掉牆皮,傾斜,有倒塌的風險。

她來到房子的門口,想推開那扇門,卻發現門被一把鐵鎖鎖住了。

擰了擰眉,她隻好放棄,去了占地麵積不大的花園。

隨著在這裡待的時間拉長,她回憶起好多小時候在這裡的點點滴滴。

尤其是在看到房子牆壁上,那已經褪色的畫時,記憶一下子被拉回十七年前。

記得,那年她五歲,來這家孤兒院有一年多了。

而洛逸爵七歲,帶著五歲的洛逸軒來到孤兒院。

他那迷茫無助的眼神,如同一個黑洞,冇有一絲神氣,就像是經曆了非常不好,又無法走出來的事一樣。

他給她的印象是乾淨的,也是冰冷得讓人不敢靠近的,孤兒院的小朋友大多都躲著他。

她倒不知道為什麼,十分想靠近他,想瞭解他,這種感覺就好像喜歡上他了。

……

第一次和他說話,是在一個星期後。

那時廚房的煙筒堵了,院長媽媽問誰可以上去房頂疏通,他自告奮勇舉手,搬著梯子麻利爬上了房頂。

他手裡拿著一根綁了竹葉的粗壯竹子,往直直的煙囪裡來回捅,三兩下,就疏通了堵著的煙筒。

那嫻熟的動作,彷彿他對乾這種事十分得心應手般,一定是個經常幫父母乾家務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