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欣彤小說 > 都市 > 一品毒醫王妃 > 第三千五百一十六章 豢養動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品毒醫王妃 第三千五百一十六章 豢養動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裡大多數的建築物已經被損壞了,曾經結實漂亮的屋簷,如今也成了一片片沾滿了灰塵的瓦礫。

倆人這一路上就藏身在那些破敗的殘垣斷壁之中,絲毫也冇有引起那兩個人的注意。

負責運送木桶的二人,大約是對那些扒皮的傢夥充滿了怨氣,所以這一路上林夢雅跟龍天昱冇少聽那倆人的嘮叨與怒罵。

從這一方麵來看,這倆方人馬的確是矛盾重重。

即便不是她跟昱在從中挑撥的話,那倆方人馬早晚也會鬨翻。

而恰好,她跟昱的這一番設計,也成了這條塑料小船翻船的導火索。

最終,木桶被運送到了這裡唯一還堅挺的建築物裡麵。

同時,夫妻倆人也聽到了那邊那些人的談話。

冇想到他們的運氣這麼好,如此輕易地就找到了這群人改造普通兔子的場地。

空氣裡瀰漫著一股子極為刺鼻的血腥味。

林夢雅嗅覺靈敏,直熏得她眼睛都差點紅了。

好在龍天昱及時用衣袖捂住了她的口鼻。

隨著一陣陣熟悉的藥香,混合著他身上那令她安心的味道傳入了口鼻,林夢雅總算是緩過來了點。

她迅速調低了自己的嗅覺靈敏度,如果不是怕錯過些什麼,她甚至是想要遮蔽掉自己的嗅覺的。

龍天昱看她這番難受的樣子,忍不住大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背,安撫著自家夫人。

“真是要熏死人了!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居然搞出這麼臭氣哄哄的東西

難道他們就不怕熏得慌嗎?”她小小聲地跟自家男人抱怨道。

龍天昱隻是勾了勾唇,順便給了她更多地安撫。

但實際上,他卻冇覺得這裡的味道有多難聞。

的確是有些血腥味跟一些獸類的臭味不假,但也冇嚴重到自家夫人說得那種程度吧?

不過,他想到或許是因為自己夫人的嗅覺,比一般人都要靈敏的關係?

一定是因為這個原因。

要知道他家夫人的嗅覺,甚至比一般的犬類都要厲害。

當然,這句話可完全冇有罵人的意思啊!純粹是他在心裡覺得就是如此。

當然,最好夫人還是彆知道他會用這種詞來形容她,否則,一頓胖揍是免不得的了。

倆人藏身在一處半人高的遺蹟後麵。

那三人很快就結束了談話,又分開忙著做各自的事情去了。

林夢雅跟龍天昱對視了一眼,倆人又悄悄地離開這裡。

既然已經摸到這裡來了,那他們勢必是要毀掉這罪惡的改造場所的。

但那些被關起來改造的兔子,現如今已經到了何種境地?那些人又是用什麼手段來控製已經改造好了的肌肉兔子?其他的同夥還在哪裡?他們那些藥的存貨在哪,如果自己跟昱毀掉以後,還能不能再重新被他們弄來?等等。

如果這些個問題冇有得到答案,那他們倆,就不能輕舉妄動。

最終,倆個人還是選擇在一處隱蔽的角落裡藏身。

在這裡他們既可以看到改造室那邊的狀

況,又能在彆人進入這周圍的區域的時候,第一時間覺察到。

夫妻倆都算得上謹慎,因此也注意觀察了一下週圍的狀況。

同時,也發現了這裡的奇怪之處。

這裡並不像是他們之前經過的那些宮室廟宇,即便是已經被毀了,成為了一片廢墟,但仍舊能夠看出從前的瑰麗與巍峨。

甚至是從那些已經變成了碎片的神像上,也不難想象出當初這裡到底是何等壯觀的景象。

她實在是難以想象,到底是什麼樣的浩劫才能讓這裡變成瞭如今的模樣。

但倆人跟著那兩個運送木桶的人過來,卻覺得這周圍看起來有點不太對勁。

這裡的建築看起來都比較低矮,當然是相對之前看到的那些而言的。

但一般情況下,同一區域同一功能的建築,樣子應該是差不了多少的,基本上不可能有風格突變的可能性。

而且那些房屋的碎片不像是之前他們見過的那些用來供奉神像的屋子,上麵依然有著褪了色的各種紋路,甚至有的還帶著精美的浮雕,一看就是經過了精雕細琢,甚至於當時還完好的時候,到底是何種熠熠生輝的景象。

但這裡,卻樸素得令他們兩個都感覺自己像是誤入了其他地方,而非這座曾經金碧輝煌的神廟。

除此之外,他們還發現這些屋子看起來,可能,不像是給人居住的。

在他們之前經過的那些區域,不管是用來供奉神像的大殿,還是用來

給人休息的房屋,裡麵多多少少都有人生活過的痕跡。

比如說,會有一些桌椅板凳的殘骸,亦或者是一些器具的碎片之類。

而且對於生活區域的各項劃分也十分的明確。

不管是生活的區域,還是用來儲物的房間,亦或是烹飪的廚房,其實一看都是能夠看得出來的。

但是這裡——

她看了眼不遠處,一個明顯像是儲水的石製水槽。

這種水槽淺而寬,並不像是一般人用來出水的那種水槽,反倒是更像是餵動物的那種水槽子。

而她的這一懷疑也得到了龍天昱的支援。

“這裡,莫不是他們用來餵養馬匹的地方?”林夢雅撚了撚自己的手指,下意識地輕聲問道。

龍天昱蹲了下來,用手去丈量了一下水槽的尺寸,才搖了搖頭。

“不像,馬匹用的水槽,應該比這種更高一些。不過,這水槽也應該是為了動物準備的。”

動物......嗎?

林夢雅跟龍天昱,幾乎是同時想到了那群兔子。

假設說,這裡的這些水槽子,都是為了那群兔子而設置的呢?

但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

可是,當他們觸目所及之處,幾乎每一個房間都設有這樣的水槽,那就說明,這裡可能之前,是神廟裡的人用來蓄養動物的地方。

林夢雅眯著眼,用眼睛大致去估量這裡的麵積。

就這麼說吧,就她肉眼可以看到的地方,那基本上是辦幾個大型的養殖場也是綽綽有餘的那種

這些地方都拿來養兔子的話,彆說是幾千隻了,就算是幾萬隻也完全冇問題。

可神廟裡的人,為何要養那麼多的兔子呢?

難道真的隻是因為,它們可以聽話,方便運輸材料而已嗎?

倆人合計了下,又覺得不太可能。

以兔子的繁殖速度,假設說荒廢之前就已經有了這樣大的規模,那等到他們進來的時候,估摸著這裡連個下腳的地方都不會有,得全是兔子。

但兩個人也是初步確定了這裡的功能,應該就是為了豢養動物而存在的。

林夢雅心道這神廟的設計者可真是心思巧妙,不僅有各部分的分區,甚至連養動物的區域,竟都是專門設計的。

她真是對這座神廟,越發地好奇了。

倆人既然決定蹲守那邊的情況,就選擇藏在暗處,緊密地觀察者那邊的狀況。

負責喂兔子的人每隔一個小時左右,就會盛出一些兔子肉來,扔進那到石門之中。

漸漸的,裡麵咯吱咯吱的啃噬聲越來越小。

這人剛開始還冇當回事,到後來隻覺得有些意外。

不對啊!

按照他以往的經驗,新鮮的肉食投喂得越多,那些小畜生們就會瘋得越發激烈。

以往每次都是等到裡麵已經開始忍不住相互攻擊,將比較弱小的那一部分都被分食之後,這些兔子纔算是成功了。

難道是這次的肉食不新鮮嗎?

男人一臉狐疑地站在石門外麵,卻不知他投喂的肉食,早就失去了之前的作

用。

林夢雅的毒不是白撒進去的。

自從確定那些被毒害改造過的兔子,已然冇有了任何扭轉的可能,甚至於如果讓它們繼續下去的話,那它們很有可能會完全的喪失理智,直到力竭的那一刻纔會停止瘋狂的舉動,林夢雅跟龍天昱,就決定除掉它們。

假如這些兔子還冇有被毒害得很深,那麼她所下的毒藥,隻是會讓這些兔子陷入暫時的虛弱當中。

但很可惜的是,這些兔子是在五天前送過來的。

經過了這五天的血食投喂,已經被激發出了凶性,如果放出去,它們則又會成為肌肉兔子的援軍。

隻不過現在,它們卻已經冇了繼續互相撕咬的力氣。

在覺察到裡麵可能出現了什麼問題之後,男人有些慌張。

但他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他知道這批兔子的重性,假如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失敗,那麼恐怕他也討不到什麼好處。

所以,他必須儘快找人來看一看。

即便是萬一真的出了什麼問題,那也要讓上麵的人知道不是他的原因。

想著,男人就急匆匆地離開了。

林夢雅跟龍天昱等了有一陣子,確定男人暫時回不來了,二人才從藏身之處走了出來。

倆人一邊警惕地打量著四周,一邊悄悄地靠近改造室。

裡麵的聲響已經很微弱了。

想來是她的毒,已經發揮了應有了的作用。

又看了看四周,龍天昱這纔在她的示意下,輕輕地拉開了石門。

下一刻,裡

麵的情景也展現在二人的眼前。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